聚美在线网  >  滚动 > 正文

抖音日活DAU遭质疑 是逆生长还是自嗨?

近日,抖音发布了《2019抖音数据报告》,报告称截至2020年1月5日,抖音日活跃用户数(DAU)已经突破4亿。报告一经发布便引来业内人士的质疑:根据多家媒体最近半年的报道,抖音用户增长从2019年4月就出现放缓趋势,而且随着移动互联网进入下半场,中国移动互联网总体用户数下滑,抖音报告显示的增长曲线显然与事实完全相悖。

image.png

1月6日上午,抖音发布《2019抖音数据报告》。报告显示,从2019年1月到2019年7月,抖音日活从2.5亿增长到3.2亿;从2019年7月到2020年1月,抖音日活从3.2亿增长到4亿。而这份报告一发出,就有业内人士认为里面的数据经不起推敲。

首先,抖音公布的增长曲线与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整体走势相反。2019年7月23日,移动互联网数据服务商QuestMobile发布了《中国移动互联网2019半年大报告》。报告揭示,2019年第二季度中国移动互联网月活用户规模开始减少,2019年3月月活用户规模为11.38亿,到2019年6月下降至11.36亿,用户净减200万。

暂且不谈中美贸易战对国内经济与互联网产业的影响,随着移动互联网步入下半场,人口红利逐渐消失,几乎所有国内互联网公司都出现一定程度的裁员。在全国移动互联网总用户数都减少的情况下,抖音用户却在半年内增加了8000万,难免让人怀疑抖音难道真是“逆生长”的奇迹?

然而,其他来源的数据打破了这一说法。根据抖音发布的报告显示,抖音日活在2019年下半年的增速比上半年更快,这与多家权威媒体与第三方机构发布的数据完全对不上。

两个月前,科技博客TheVerge发文称,抖音占领全球市场的脚步正在逐步放缓,遇到了“巨大的增长阻碍”。文章开宗明义,直接指出抖音用户的增长“可能正触及天花板”。除此之外,移动互联网咨询机构SensorTower的数据也证实了这一说法,截至2019年9月30日抖音用户下载量同比下跌4%。

image.png

事实上,抖音用户增长趋于停滞,早在2019年初就已出现端倪。TechNode的报道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抖音面临的尴尬:用户对内容失去兴趣,导致抖音大V的收入减少。文章举例提到,在刚刚过去的一年内,一位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到抖音短视频创作的全职网红“贝贝叔叔”的抖音收入从20万暴跌至区区几万块钱。

还有来自阿根廷的抖音达人Brian O’Shea,被国内粉丝称为“饺子哥”,其粉丝在2019年初就开始暴跌。据他自述,在抖音的“黄金时代”他曾有过24小时涨粉一百万的经历,即使是日常上传的普通视频,每个都能让他圈粉20万,但这种美好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。他的个人感觉是,中国用户玩抖音的时间相比过去明显减少了。头部网红们尚且如此,其他小网红的命运就可想而知。

image.png

更值得注意的是,艾媒发布的抖音活跃用户数,也远远低于抖音自家公布的数据。2019年8月,根据艾媒发布的《2019中国短视频电商行业现状、运营模式及发展趋势分析》显示,2019年上半年抖音的月活用户基本在2.3亿左右徘徊。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,月活用户数要远远高于日活用户数,而根据抖音发布的报告显示,抖音在2019年1月的时候,日活就达到了2.5亿。日活比月活多出的2000万,又作何解释呢?

image.png

综上可知,抖音报告中“日活破4亿”的水份貌似实在有点多,跟媒体与专业机构的数据相差甚大,恐有“自嗨”嫌疑。深究原因,不排除是为了吸引更多广告投入而做出的“别样包装”,但弄虚作假到底还是站不住脚,毕竟投放带来的转化率会证明一切。

近日,抖音发布了《2019抖音数据报告》,报告称截至2020年1月5日,抖音日活跃用户数(DAU)已经突破4亿。报告一经发布便引来业内人士的质疑:根据多家媒体最近半年的报道,抖音用户增长从2019年4月就出现放缓趋势,而且随着移动互联网进入下半场,中国移动互联网总体用户数下滑,抖音报告显示的增长曲线显然与事实完全相悖。

image.png

1月6日上午,抖音发布《2019抖音数据报告》。报告显示,从2019年1月到2019年7月,抖音日活从2.5亿增长到3.2亿;从2019年7月到2020年1月,抖音日活从3.2亿增长到4亿。而这份报告一发出,就有业内人士认为里面的数据经不起推敲。

首先,抖音公布的增长曲线与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整体走势相反。2019年7月23日,移动互联网数据服务商QuestMobile发布了《中国移动互联网2019半年大报告》。报告揭示,2019年第二季度中国移动互联网月活用户规模开始减少,2019年3月月活用户规模为11.38亿,到2019年6月下降至11.36亿,用户净减200万。

暂且不谈中美贸易战对国内经济与互联网产业的影响,随着移动互联网步入下半场,人口红利逐渐消失,几乎所有国内互联网公司都出现一定程度的裁员。在全国移动互联网总用户数都减少的情况下,抖音用户却在半年内增加了8000万,难免让人怀疑抖音难道真是“逆生长”的奇迹?

然而,其他来源的数据打破了这一说法。根据抖音发布的报告显示,抖音日活在2019年下半年的增速比上半年更快,这与多家权威媒体与第三方机构发布的数据完全对不上。

两个月前,科技博客TheVerge发文称,抖音占领全球市场的脚步正在逐步放缓,遇到了“巨大的增长阻碍”。文章开宗明义,直接指出抖音用户的增长“可能正触及天花板”。除此之外,移动互联网咨询机构SensorTower的数据也证实了这一说法,截至2019年9月30日抖音用户下载量同比下跌4%。

image.png

事实上,抖音用户增长趋于停滞,早在2019年初就已出现端倪。TechNode的报道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抖音面临的尴尬:用户对内容失去兴趣,导致抖音大V的收入减少。文章举例提到,在刚刚过去的一年内,一位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到抖音短视频创作的全职网红“贝贝叔叔”的抖音收入从20万暴跌至区区几万块钱。

还有来自阿根廷的抖音达人Brian O’Shea,被国内粉丝称为“饺子哥”,其粉丝在2019年初就开始暴跌。据他自述,在抖音的“黄金时代”他曾有过24小时涨粉一百万的经历,即使是日常上传的普通视频,每个都能让他圈粉20万,但这种美好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。他的个人感觉是,中国用户玩抖音的时间相比过去明显减少了。头部网红们尚且如此,其他小网红的命运就可想而知。

image.png

更值得注意的是,艾媒发布的抖音活跃用户数,也远远低于抖音自家公布的数据。2019年8月,根据艾媒发布的《2019中国短视频电商行业现状、运营模式及发展趋势分析》显示,2019年上半年抖音的月活用户基本在2.3亿左右徘徊。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,月活用户数要远远高于日活用户数,而根据抖音发布的报告显示,抖音在2019年1月的时候,日活就达到了2.5亿。日活比月活多出的2000万,又作何解释呢?

image.png

综上可知,抖音报告中“日活破4亿”的水份貌似实在有点多,跟媒体与专业机构的数据相差甚大,恐有“自嗨”嫌疑。深究原因,不排除是为了吸引更多广告投入而做出的“别样包装”,但弄虚作假到底还是站不住脚,毕竟投放带来的转化率会证明一切。

返回顶部